• 外汇交易
  • 投资
  • Alpari积分奖励计划
  • 优惠活动
  • 分析
  • 如何开始
  • 关于我们

原油跌幅面临收窄

11月临近尾声,受原油库存持续增加和对供给过剩的担忧等利空打压,本周四(11月29日)美国WTI原油跌破50关口至49.50美元/桶,2017年10月10日以来新低。布伦特原油一度跌破58关口至57.50美元/桶,跌幅也一度达到2%。但之后由于俄罗斯减产态度转变带来利好,油价自低位大幅反弹,WTI原油重回整数关口50美元/桶上方,布伦特原油也重新回到59关口上方,双双收复当日跌幅而转为收涨。

本文,我们来科普原油涨跌因素:

全球原油分布:

从石油资源来看,到2003年底全球各地区已探明的石油储量分布为,中东地区探明储量995.8亿吨,占全球总探明储量的57.4%。该地区石油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30.4%。北美地区累计探明石油储量为297.6亿吨,占世界总探明储量的17.2%,其中,加拿大的储量为245亿吨,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居世界第二位。俄罗斯石油产量已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沙特阿拉伯。此外,亚太地区探明石油储量52.4亿吨,占世界总产量的1.5%;非洲地区为110亿吨,占世界总储量的6.6%;南美地区探明石油储量134亿吨,占世界总探明储量的7.7%。

原油的政治经济学:

石油资源和水资源在国计民生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是社会发展和人类生存不可缺少的资源。因此,这两者在历史中都是兵家必争之地。

第一次危机(1973年):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为打击以色列及其支持者,石油输出国组织的阿拉伯成员国当年12月宣布收汇石油标价权,并将其击沉原油价格从每桶3.011美元提高到10.651美元,是油价猛然上涨了两倍多,从而触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最严重的全球经济危机。持续三年的石油危机对发达国家的经济造成了严重的冲击。在这场危机中,美国的工业生产下降了14%,日本的工业生产下降了20%以上,所有的工业化国家的经济增长都明显放慢。

第二次危机(1978年):1978年底,世界第二大石油出口国伊朗的政局发生剧烈变化,伊朗亲美的温和派国王巴列维下台,引发第二次石油危机。此时又爆发了两伊战争,全球石油产量受到影响,从每天580万桶骤降到100万桶以下。随着产量的剧减,油价在1979年开始暴涨,从每桶13美元猛增至1980年的34美元。这种状态持续了半年多,此次危机成为上世纪70年代末西方经济全面衰退的一个主要原因。

第三次危机(1990年):1990年8月初伊拉克攻占科威特以后,伊拉克遭受国际经济制裁,使得伊拉克的原油供应中断,国际油价因而急升至42美元的高点。美国、英国经济加速陷入衰退,全球GDP增长率在1991年跌破2%。国际能源机构启动了紧急计划,每天将250万桶的储备原油投放市场,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欧佩克也迅速增加产量,很快稳定了世界石油价格。

2017年以来,欧佩克组织缩减原油产量,致使全球油价飙升。截至今年10月,美国WTI油价升至每桶76美元上方,两年来上涨近一倍。美国总统特朗普曾表示,在其致电沙特阿拉伯领导层后,原油价格开始下跌。从今年4月到7月,特朗普几乎每个月至少发一条推特要求压低油价“全球各国的原油储备屡创纪录,海上还有装得满当当的油轮。油价被人为地抬高了,这没有好处,也不可接受!”

作为原油产量大国之一美国总统特朗普做法似乎是矛盾的。不过,经济服务于上层建筑,换个角度想问题,他真的不是疯子。自上任后,“美国优先”已成为其任何政策改革的宗旨,也取得了一些成效:美国经济增长明显,实体经济得到复苏,失业率更是创下18年来新低,特朗普肯定会极力去维护这一成果。一旦油价上涨,生产成本提升,将会给制造业造成冲击,这是特朗普不愿看到的。在本月初的中期选举中,特朗普用实际行动证明其政绩,一旦油价上涨,实体经济受影响,生活成本上升,那美国人民很有可能一不高兴就不给特朗普投票了。另外,全球油价高,美国增大产油量坐享其成;如果油价降了,老百姓开心,其对手俄罗斯也无疑受到伤害。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有点时候必须要这么做。

原油跌幅面临收窄:

本周据路透援引消息人士称,俄罗斯石油企业和俄罗斯能源部认为需要与欧佩克一起减产,俄罗斯和沙特仍然在就可能的减产水平进行谈判,俄罗斯正推进比之前达成的协议中更小的份额。可能与沙特讨论减产16.6万桶/日,而不是最初媒体报道的30万桶/日。

目前,三个国家的原油产量占全球原油产量的近40%,这三个国家是俄罗斯、美国和沙特阿拉伯,其中只有沙特阿拉伯是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这三者对石油市场的影响力随着石油产量的上升而增加。路透社的约翰•肯普(John Kemp)在最近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指出,所谓的“三驾马车”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号召力:今年10月,这三个国家的日产量都达到了每天1100万桶的水平,创下了历史新高,超过了欧佩克其他成员国的产量总和。欧佩克表示,这一形势将继续朝着对欧佩克不利的方向发展,今年三驾马车的总产量将上升到全球总产量的40%以上,而欧佩克的份额将降至30%以下。这三个生产国各有其相对独立于其他生产国的石油生产政策。的确,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在过去两年里一直在同一支球队中踢球,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游戏策略对双方都有利。然而,我们已经看到了大量的迹象表明,当双方的利益开始分歧时,每个人都有可能放弃球队的比赛,追求自己的优先事项。与此同时,美国已成为欧佩克(OPEC)俱乐部之外唯一最大的摇摆因素,产量不断上升,可能会在明年全球排名第一。

如果欧佩克现在决定再次削减产量以推高油价,这无疑进一步增强了美国对全球石油市场的重要性。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欧佩克已经死了?暂时来说,这是肯定的。正如肯普所指出的,该组织的大多数成员属于以下一类或多个类别:“在制裁、管理不善和动乱下挣扎;规模太小而不重要;正在实现产量最大化,而不是参与产出控制;或者干脆将其产出政策与沙特阿拉伯的政策保持一致。”能源信息管理局(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和国际能源署(IEA)等最受尊敬的预测机构对石油需求增长持乐观态度,但乐观的预测是有条件的:IEA最近在其“世界能源展望”(World Energy Outlook)中表示,产油国需要大幅增加对新常规生产的投资,才能应对这一需求。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美国将不得不在截至2025年的7年内将其页岩油日产量提高1,000万桶,可以说这是一个大胆的目标。

欧佩克成员国显然是其中一些产量增长的候选者。尽管人们对欧佩克今年早些时候的闲置产能感到担忧,当时显然需要扭转削减以控制价格,但一些成员国,如伊拉克和利比亚,仍有望增加产量。诚然,这一增长很可能远远超过美国生产商在过去一年中增加的100多万桶,但如果政治和价格条件允许的话,伊拉克的增长可能是相当可观的。此外,委内瑞拉和伊朗不太可能在制裁下度过余生。然而,目前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这两者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扭转他们现在所经历的产量下降的趋势。伊朗已经证明,如果有机会的话,它可能会增长得很快。换句话说,欧佩克对石油市场的影响力可能正在减弱。

上图显示,从10月初迄今,原油价格回落超30%。这其中与非欧佩克成员美国加大产量功不可没和欧佩克组织国相应密不可分。不过,当油价下落雪球越滚越大,触及寡头们的心理底线,利益团队中的一些小伙伴开始动摇,油价可能就要接近反弹了。

分享

此类别最新评论

尊享全新官方网址优质用户体验

适合您的全新Alpari International本地化服务官方网址现已推出!

在此即刻注册,优享您的30% 额外赠金。